焚天路 - 第一千八百零九 长河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仅仅是身着阴阳道袍的男人失神的那一瞬间,那一具青铜古棺,便是直直轰入下方天地,滚滚云层风暴更是为其开路,
    刹那之间,原本到处都陷入白雾中的世界,开始被一点黑墨染色了,古棺逐渐化作一团黑色火焰,燃烧了周围的一切。
    黑暗、降临而来。古棺中更是传来嘶嘶巨响声,仿佛这黑暗的降临,是为了提前迎接古棺中的存在出世。
    强烈的恶意汹涌滔天,当古棺冲入那一层滔天血气中时,那一股冲天而起的怨恨之意,以及一尊又一尊狰狞的虚影,都开始扭曲了起来。来自天地之间不停回荡的疯狂咆哮声,也在这一刻、渐渐消弱,似乎是古棺里的存在,让那哪怕是数不清的九妙成恶,汇集而成恶念,也感到惧怕了,仿佛古棺
    里的才是世间最纯粹的恶。
    “嘭!”伴随着一声巨响,随着黑暗愈加地深浓,那些狰狞的虚影纷纷炸裂,一股可怖的力量从黑棺上释放,一股足以毁灭天地的波动,也是在此时爆发而出,若非是被禁
    阵隔绝,凡是苍茫之内的所有人皆是能够察觉到这一幕,让众生胆寒。恐怖的波动席卷四周的一切,虚空剧烈地颤抖了起来。如果说先前的那些恶念只是令得天地变化、风起云涌的话,那么这一刻,这股波动却是让天地彻底崩塌,
    甚至连那十绝禁制结界都是隐隐震动。
    “吼!”
    凄厉的嘶吼声,自黑棺中爆发而出,这一刻,整个黑暗笼罩的天地,再次被无数的狰狞虚影所充斥,这种景象,比起刚才,还要更加的可怕几分。
    这一刻,古棺被打开了!
    古老的铜棺,爆射出了难以想象的黑芒,一道庞大无匹的黑色手掌猛然伸出,对着虚空轻轻拍击过去,顿时之间,那些九妙恶意形成的黑雾便是溃散而开。
    五蕴成恶,古棺里的…是世间最纯粹的恶,可以说是恶的源头,当它降临世间,便注定带来一场大灾厄!
    四凶至极,也不过是如此!
    恶念袭来,刹那之间弥漫了整座天地,若非祭坛上的光芒始终支撑着来自十绝禁阵下的大气澎拜,这座九妙古土,将彻底融化,成为一片虚无。滚滚恶意、汇集成一起、凝聚成了巨大的头颅,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声,准备将这些九妙之恶吞噬,补全恶念,只是一张口,瞬间便将天地中的那一道道狰狞扭
    曲的黑影撕成碎片,化作无尽的黑雾,黑雾被吸入古棺之中。
    古棺中的恶念,更加的深浓了。甚至已经可以肉眼可见的渗出黑色的液体出来,其散发浓烈的恶意,令人不寒而栗。
    青衣男子盯着古棺,一言不发,眉头却是皱得越来越深。“还不够。这些毕竟是死物,能够形成的恶念,还是达不到至极。它们在身死前,所含的恨意,还是太过少了。九妙心善,真当是心善,哪怕是惨遭灭族,也依然
    达不到世间极恶么………”
    “轰!”
    天地再起轰鸣,一时间、这整座天地都静止在那里,四周的滚滚血雾,与恶意的颜色,都仿佛被冰冻结了。只是,这轰轰荡荡声依然不绝于耳,有一道身影,带着惊天杀意,降临此地,这道身影的出现,让祭坛上的一道又一道光芒扭曲暗淡,仿佛就连十绝禁阵,也阻
    挡不了他的脚步。
    “三清驭气,十绝之阵。真是可笑,莫非你等认为,这便能阻挡我?”
    十绝禁阵,天地绝阵。任何一种禁阵,都能困杀空境强者,甚至可以阻挡禁忌的脚步,但这世间,却是有一个人、可以藐视这天地十绝!
    此人,便是楚程!
    他看观九个大世,天地十绝,皆已掌控,区区三清驭气阵这等夺天地造化之阵,又何以阻挡自己的脚步?所有布局之眼,皆在心中永记。
    只是一步,这座十绝之阵,便开始摇摇晃晃,甚至可以听到开裂的声音。
    ___咔嚓。
    天地之中,一条又一条裂痕浮现,紧接着,一道道裂缝密布在整座大阵的各个角落,最后,一声清脆的声音,继而破裂了,不用多久,就将崩溃了。
    “那是…大哥哥。”蓝衣女子抬头,眸光闪烁。“不愧是你,昔年一别,今日再次相见,你已经达到这种地步。”青衣男子欣慰地叹了一声,而后再次看向蓝衣女子,带着浓浓不舍,轻声开口道:“任何人都不
    值得与你相比,包括这座天地、以及众生的性命。只是,这已是万不得已,我已知晓前路毫无光亮,亘古至今,这座天地、始终深陷黑暗之中,不见一点光明。”“我等的前方,已是无路可走,但…总得要想办法的是不是?我所渴求,内心所向往,在这天地之间、在这天地之间无惧无畏,肆意潇洒,与心爱之人高歌万里。
    ”“我还记得,那一年带你走出这里时,天空很高风很清澈,你我都是很快乐,我和你都约好了,这一生只愿只要平凡快乐,只追寻自由。可惜,这一切对于我来说
    都是奢望。你问我这一切,是否值得…这一切,都值得。只为了,这座世界,不会在幻相里妙笔生花,自欺欺人。”
    青衣男子迟疑了许久,缓缓伸出了手,将掌心的温度,贴在蓝衣女子的脑袋上,笑了一声,道:“今日的天空,也很清澈,真希望,能有来生。”
    未等蓝衣女子开口,青衣男子便收回了手,一步倒退、眨眼睛便是向着青铜古棺的方向走去。
    天地止于原地,但那一道四处冻结的黑雾古棺,依然朝着大地的方向降落,当青衣男子的到来,立即悬立半空。
    有一轮明月,将这古棺托起,清澈纯净的力量,使得这具古棺中的恶念无法立即从中挣脱。
    少年郎盘膝坐在古棺上方,双目微闭,听到动静,只是轻声开口了一句。
    “师叔。”青年男子点了点头,小声道:“之后事便是交给我了。如今九天诸子,怕是除了你、要尽数折落于此地。在这三清驭气阵中,哪怕是道祖也无法算计其中,离去之
    后、记得打开我交给你的锦囊,切记…道祖不可轻易相信。”“弟子谨记。”少年郎点了点头,挥手之中,一枚阵符出现在手中,随即光芒大耀,与此同时、悬浮于高空的那一轮明月也渐渐消淡,当彻底消散后,原本立于青
    铜古棺上方的身影,也消失不见了。
    此刻,四方只剩下了青衣男子。
    他一步站到了古棺上空,环顾了下方大地一眼,想将当年之景最后一次留在心中。
    “这岁月啊…过得可真快。”没有了九天玄月的镇压,古棺里的恶念、彻底爆发了。透露出来的邪恶气息,使得整片天地,都是为之变色,化作了一只又一只手,拉扯着青衣男子,想要将其
    吞噬。
    “仅凭这点恶念,还不够,不够死之轮回彻底出现!”青衣男子笑了,伸手将脸上的面具掀了开来。
    他已经许多年未曾摘下面具,此时,终于显露世间。
    这一刻,这座天地,响起了两道浓重的呼吸声。
    “………”
    当青衣男子显露出真面目,就连正降临此地的那道身影,都再次停止住了脚步,身躯轰然一震。
    “山灵……”阴阳两性分身,在这一刻双眸瞳孔急缩,带着不解开口道。
    昔年,有一人与楚程相伴整整六百个年头,始终默默跟随。从人世七域中走出,踏遍九天十地,直至分别的那一刻,在辽阔无垠的沧海境。
    那人曾是楚程的血奴,但在那一次又一次共度生死危机之后,便再也没有将他视为奴仆,而是把他当做友人。
    ____李山灵。
    自雪谣前辈沉睡后,李山灵一直担当着老师般的角色,给予楚程一次又一次的指引和教诲,他们之间,既是师徒之情,也是朋友之谊。
    这位亦师亦友的存在,多年一别后,为何会出现在这里,更是成为了九天诸子…算计陌尘,让谢依依陨落,如今又算计到了秦婉瑶。
    “好久不见,我如今依靠着道祖的手段相助,已是步入了灭境。却是没想到你依然压我一头啊。”李山灵抬着头,望着上方的那道身影。
    李山灵整个身躯,都被恶念吞噬了,不起丝毫反抗,几乎是刹那之间便被腐蚀了心神,原本一双清澈的眼眸,在这一刻、也变得漆黑。
    “…….”“九天玄月….那名少年郎,可是我的学子?我寻他万年岁月,没想到、竟是一直在你身旁,我要你给我一个解释,到底是为什么?为何你会在这里,为何..你会想
    将秦婉谣置于死地?为何,要自散玄力,你与道祖究竟在图谋什么!”怒火的能量在空气中滚滚涌动,阴阳两性分身竭尽全力,向着那座十绝禁阵发起了猛烈的轰击,希望能够彻底破开禁阵,降临在这片天地之间,将恶念完全驱散
    。
    李山灵不顾一切地放弃了自身的玄力,毅然决然地让恶念吞噬自己。他的目的显而易见,就是要将秦婉瑶逼至绝境,将她彻底引向恶道。
    只是、阴阳两性分身难以理解,为何李山灵会如此做?“我不知道你为何会找到破解这座禁阵的方法,但现在看来,你还需要十几个呼吸的时间才能够打破它。然而,这段时间足够我拖延你了。”李山灵发出狂笑,那
    笑声中透着疯狂的气息。“六百年啊,你可知道这六百年,我是如何度过的?我曾经是一座天下共主,却被一个人道修士当成奴仆,这是我毕生之辱。每一天、每一夜,我都恨不得将你生
    吞活剥,以解心中之恨。”李山灵一手捂着脸,声音中充满了愤恨和痛苦。
    “……..”
    “你真是如此想?”阴阳两性分身闻言,身躯再次一颤,深深地吸了口气。“自然是假的。”李山灵瞬间恢复了平静、忽然又笑了,望着远方的那道身影,轻声道:“我是很想以刚才那副面孔面对你,只是还是忍不住要笑了。万年了,这些年,我倒是很想见你一面,可惜、这时间所剩无几。接下来的事情、你不必多问、也不要插手,你只需知晓,你我皆在一场惊天大局中,而我只是甘愿成为此
    局中的一枚棋子罢了。”“这一切,究竟是何等的大局?竟然需要你将自己作为祭品,需要秦婉瑶为你殉葬?曾经,你是她内心的唯一,即便她曾经凋零、化身重生,与旧身彻底割席。但
    她仍会在梦中,梦见那个人,那个在她哭泣时牵着她的手,给她讲述了无数她未曾见闻的事情,带领她走出黑暗的人。”“无论过去、现在,还是将来,你都是秦婉瑶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光芒,你怎能如此冷酷无情,将她逼入绝境?如果我们都身陷其中,为何不联手、打破此局?”
    阴阳两性分身的声音沉稳而威严,仿佛带着四周的气氛一起震撼。
    语落之间,又有黑白两色,开天地之壮阔,有一道极为恐怖的气息猛然爆发,使得天地之间的恶念都像在燃烧,燃起熊熊黑白两色焰火。
    此刻,那一道身影、清晰地落在李山灵的眼瞳中,哪怕视线被黑暗弥漫、也能看到那一道身影犹如神明般降临,浑身散发着黑白两色的光芒、足以照耀万古。
    有人一指勾画了世间阴阳,妙笔千山同聚,现了万水千山,也现了一道又一道如同通天之柱的光。
    这一刻,有人竟是勾画出了一座天地,一座同样,布着十绝禁阵的天地!带着滔天巨响声,撞击而来!
    两座天地,轰然相撞!相同的世界,相同的禁阵,唯一不同的、只是这两座天地的颜色,以及、两个世界、不同的人。
    ___咔咔咔。
    两座天地、现大崩溃,根本不用十数个呼吸,在那座以阴阳两性分身以大法力勾画的天地相撞之下,很快就能冲破阻碍、彻底降临。李山灵愣愣地望着那道身影,他仿佛看到了,在往后、有一名顶天立地的男子屹立在天地之间,仅仅是周身缭绕的气息,便是能令天地都臣服在脚下,让世间众
    禁忌所畏惧。
    他怔怔在了原地,总感觉这一幕太熟悉了,仿佛在遥远的过去,见过这种场景,可能已是数亿载之前。
    或许,早在自己心中,便是想象过一次又一次,见证此人、站在了众生之巅。
    “万载春秋,转瞬匆匆。花开有时,无期而止。”李山灵眯起了眼睛,仿佛回到了昔年:一座灵脉,一名金丹修士,一缕残魂。
    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最后的一瞬间,李山灵低头看向了那名朝思暮想的人儿,女子已是泣不成声。
    “莫哭,莫哭,若是雪尽后梅花亦在,你还在、我亦在。”
    李山灵的神魂被世间极恶彻底吞噬之际,一副面具,再次被戴在脸上。
    顿时,一股滔天气息,席卷天地间!
    这座世界,在相撞之下支离破碎,十绝禁阵、也几近瓦解,没有了三清驭气、所赐的“造化”,哪怕是阴阳两性分身,想要镇压也要大费周章!
    更何况,这并不是伪物!
    而是真正的天命面具!刹那之间,李山灵的气息达到了一种难以想象的地步。这是真正的天命面具,是昔年九天之君所属的禁忌之物,在其毫无保留的献祭生机之下,其气息必将恐怖
    无比。天地之间,再次响起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,这两座天地的对撞,不可阻挡地开始剧烈摇晃,一座座祭坛在这动荡中相继碎裂,几乎要崩塌一般。天穹之上的光芒
    开始黯淡,似乎将要被熄灭。只剩下血色与黑色的交织,以及来自上方同样破碎的黑白两色,弥漫在天地之间。
    __咔。又是一声清脆的声响,两座世界同时开始瓦解了,来自十绝禁阵的屏障、终于被破了一道口。来自上方的那道身影要将从另外一座天地跨入这座天地,来自李山
    灵身上的癫狂绝意扑面而来,从其身上散发出的癫狂绝意像潮水一般汹涌而至,让人感受到了无尽的恶意。
    即使是已经达到空境第二层次的阴阳神性分身,也不禁心悸。
    李山灵的双眸失去了光芒,那些密密麻麻的黑色气缕交织了起来萦绕周身,一股毁天灭地、毁灭万物的气势至体内迸发出来。
    这股力量并没有针对阴阳两性分身,否则这必然会引发一场恶战,胜负难以预料。
    毕竟,这是一尊灭境强者,毅然献出自己的性命。这就像一片广袤的草原,不是从头开始燃烧,而是一下子全部都被点燃了起来,没有熄灭的机会。
    “李山灵…….”
    他的身躯开始扭曲,被滚滚黑雾彻底覆盖,已经与青铜古棺里的存在融为了一体,哪怕是阴阳神性分身此刻降临,也已是无力回天了。
    因为,阴阳两性分身、已经在李山灵身上感受不到一点生机,他已经完全是这恶念的一部分。他的身体渐渐膨胀,肌肉贲张,血管如同蠕动的蛇一般凸起,随着古棺里的黑雾蔓延,外貌变得愈发狰狞。痛苦的呻吟声从嘴中发出,但这声音却充满了狂喜,
    似乎在享受这种痛苦。
    “李山灵,你为何如此执迷不悟!”阴阳神性分身的声音充满了痛苦与无奈。
    “吼!”
    天地在咆哮!
    一股令人惊悚的气息,在觉醒。这股力量,完全超越了楚程以往所见的那些四凶至极!
    李山灵散尽玄力,燃尽生机,只为了成为了五蕴之恶的养分,使其不断壮大,接近完全体!以及,将秦婉瑶逼上绝路!
    阴阳两性分身依然想不明白,究竟是何局,令李山灵变得如此癫狂,道祖究竟给下了何种迷魂,让其如此执迷不悟,不惜自己与爱人的性命为五蕴之恶作养料?
    “李山灵!!!”这一刻,泣不成声的蓝衣女子,尖叫起来了。她依然想不起大多往事,但心中却是无比的痛,那一幅天气正好,阳光正浓,青年男子弯着腰的画面,却始终停留
    在自己的脑海中。
    那真的是自己命里唯一的一道光。
    当这道光散了,也就只剩黑暗了。
    无穷无尽的恨意,汹涌而起。使得崩散的九妙亡魂、在这一刻真的聚集。
    “恨…我恨!!!”
    恨这天不公!恨这地不平!恨世道为何如何不公!
    为何!让这道光在自己命里熄灭!
    阴阳神性分身脸色一变,他知道再不阻止秦婉瑶,这整座世界将会陷入无尽的黑暗,必须将秦婉瑶阻止在这一刻,否则、真正完整的五蕴之恶,将祸害人间。
    只是,当他彻底破开这座世界,化为一道光芒,犹如流星般疾驰而去,却是与来自李山灵的黑暗力量碰撞在一起。
    “恨……..”
    “恨……..”
    已是无力回天了,两股恶意在相互吞噬,只是几个呼吸,便是融为了一体!
    无穷无尽的恶意,恨意,怨意,弥漫在天地之间,冲破了天地,入侵了星河,
    极吝再现。这一刻,四凶至极!竟然是全部集聚一起。
    五蕴之恶,竟是四凶之集!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时,来自远方、出现了一条玫丽的长河,带着磅礴纯粹的力量。
    这像是五蕴之恶的镜像,纯洁无瑕,万垢不沾。
    “生死轮回……!”
    忽然,有一道宛若来自远古的声音响起了。
    这是等待了无数岁月的声音。
    两股截然不同的极致力量,在相遇的瞬间,立即发生了惊天碰撞!
    宙宇在扭曲,规则在扭转,神秘而浩瀚的力量,席卷了整座苍茫。
    这是不同的力量,但一旦相遇,却是将其结合在这一起,形成一条条虚幻的神秘长河。
    ___轮回!
    这一刻,不仅仅是源清天的生灵们感受到了这神妙浩瀚的气息。
    甚至连远在沧海大界的天地,也感受到了这股神秘。
    在一座无头的通天雕塑上,一名白发男子猛然抬头,身后的轮回长河止不住的汹涌澎湃,似乎在回应着什么。
    “轮回……..”
    “这是轮回现世了。”
    忽然,楚程又感受到了什么,轮回的气息仿佛朝着此地蔓延,像是不用多久,就将接通此地。他更是有种感觉,一种不属于此界的气息,出现了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