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咒术回战]飞鸟 - 第99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本里的番外解禁
    第36章 【七海番外】越界
    “我再说一遍……就算你这样抱着我乱蹭,我也没有信息素能安抚你。”
    金发的Beta额头微微汗湿,绷紧了下巴,故作镇静道。
    “所以能从我身上下去吗?执政官小姐?”
    “不能。”我把脸埋在他的颈窝,深吸了一口气,闷闷道:“我觉得有用……七海前辈身上……有一股……香味。”
    “普通的男士香水而已。”他感到Omega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颈窝,叹了口气,纠正道,“没有那种作用……下去。”
    “不要。”我固执道,“我忍不住——不然就让我注射抑制剂。”
    “不行。”七海果断道,“你不能注射抑制剂,至少现在不行。”
    “那我去找别人。”我提出了一个他绝对不可能同意的提议。
    “……不行。”果不其然,他只是犹豫了一下,还是否决了这个提议,“还有,不准再说这种话。之前就跟你说过了吧?平时就要和Alpha保持安全距离,发情期更不可以——”
    我猜到了他的回答,志得意满地继续赖在了他的身上:“那就让我这么待着。”
    而七海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解决方法,只能就这么抱着我坐在沙发里,身体绷得紧紧的。
    原本只要打两针抑制剂就能解决的发情期问题,在我提出“解放Omega性羞耻,停止滥用抑制剂”的倡议的情况下,突然变得复杂了起来。
    事情是这样的。
    在Omega逐渐得到了更多发言权的现在,许多Omega在论坛里交流自己的经历,其中的大部分人都提到了关于性的认知。
    性羞耻也是压抑Omega性格的一部分,抑制剂原本只是用来防止Omega在工作时发情影响正常生活,却被很多地方的保护协会用于日常压抑Omega的正常□□。长老院一边催着Omega结婚生子,一边又让他们觉得有□□是不堪而肮脏的,用抑制剂控制他们。
    即使到了现在、我们大谈Omega解放,也依旧有许多Omega谈性色变,排斥着接受自己的一切,滥用抑制剂,以至于伤害了身体。
    这部分算是我的知识盲区,毕竟我那时候就差被摆在实验台上□□了,没有“性羞耻”这种概念。但确实有许多Omega因为各种原因经历过来自丈夫或者别的Alpha的羞辱,比如因为衣着大胆而被羞辱为勾引人,也比如发情期丈夫力不从心失了面子便辱骂Omega“放荡”的这种情况。
    在大众的偏见下,甚至连许多Omega自己都觉得□□是肮脏的。其中的许多人,不但用抑制剂压抑自己,还加入了言语加害其他同性的行列,从被害者变成了加害者。
    我察觉到自己也有滥用抑制剂压抑□□的倾向——毕竟我不打算放任自己过于依赖某个Alpha,信息素交合的失控令我很没安全感。
    但我也并不打算放任自己这样下去,这的确不利于健康,会导致内分泌紊乱。其他Omega可不能像我一样自主改变基因,他们的身体状况更成问题。
    也因此,作为执政官,我先停用了抑制剂,开始试图研究如何平稳度过发情期,并研究了一下Alpha信息素的替代物用以代替Alpha在Omega发情期中扮演的角色。
    但显然,这样的研究短时间内是无法完成的,我在研究出替代物之前就迎来了发情期。
    在这次发情期之前,我已经很久经历过没有抑制剂的发情期了,一时间相当不习惯。由于我的处境比较复杂,我总习惯于随身携带抑制剂,一有苗头就给自己扎一针,基本连发情的感觉都不会有,和平时没什么两样。
    直到这次,我才被迫重新回忆起了真实的发情期的感觉。发情期的Omega敏感、焦虑又脆弱,除了□□外,我感到的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渴求。
    渴望亲密接触,渴望诉说,缺乏安全感,渴望陪伴。
    头一天晚上我就没睡好,幸好最近工作不太繁忙,效率稍微低一点也没关系。
    真正令我烦躁的是我做的梦。
    我做了一整夜混乱无序的梦,梦到监狱星,梦到有人拥抱我、吻我,湿热的触感从嘴唇向下,一直停留在心脏的位置。这种感觉分明很陌生,我却并不感到害怕或是抗拒——就好像如果是他,无论做什么都没有关系。我只感到满足,满足于这个几乎为零的距离,甚至想要更接近他、再靠近一点。
    可那个人身上的温度逐渐消失,最后在我惊慌的眼神中倒在地上。也就是在那时候我睁开了眼,看到了那张总是出现在我噩梦里的,被烧焦了大半的脸。
    我从梦中惊醒,额头上全是冷汗。
    这也是我现在死死抱着七海前辈不撒手的原因。
    Beta没有信息素,无法通过注入信息素的方式安抚发情期Omega躁动不安的身体。但他的存在和身体的温度却让我感到安心——至少我的焦虑的确缓解了一些。
    而七海大概察觉到了我异样的源头。他微微拧眉,最终还是伸手放在我的背脊,安抚似的拍了拍。
    “即使你松开手,我也不会消失。”他掌心的温度穿过制服的布料,贴着我的背脊,“所以你没必要这么……焦躁。”
    Omega抓着他衣襟的手指收得更紧了,依旧一声不吭。
    不太擅长说软话的金发Beta有些踯躅地抱着怀里的Omega,眉心紧蹙,一时间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安慰的话。
    -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